記得那還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雖然過了這麽久,當時場景仍然曆曆在目,閉眼回味各種滋味,真實爽在心頭,妙不可言。(此處借用哥們的一句話,因爲是他的親身經曆。)

當時我哥們正當壯年,單身孤住,工作無聊,時常去網吧瞎混,天南海北胡言亂語以博得妹妹一樂。各位妹妹也是胡吹亂蒙一氣,大家是一句正經沒有的聊完拉倒,可沒想這天出了這麽一件事,那是一個星期5的下午,哥們又跑去熟悉的網吧,一瓶礦泉水,一合煙,開始了下午的胡吹亂睐,本意是消除寂寞打發時間,沒想到“網上也有顔如玉,Q上也有浪似她”,于是就開始了一天的“性”福時光。

“妹妹好。”(真俗,千篇一律的老詞)。

“好。”懶散的回答,不是在忙得沒空搭理就是大姨媽來了心情不好,但我的哥們就是喜歡撩這樣的,不知道“見榮譽就跑,見困難就上”嗎?

呵呵

“敢問妹妹仙鄉何處?”這就開始睐上了,先問地點然后開始指定打浪計劃,遠的就是一噸瞎泡,近的爭取見面打炮,戰術老了點,但是還是很實用的。

“A城。”還是不冷熱的回答,哥們一聽,有門?一個城市的,再來。

“這麽巧?看來我們真是有緣百米來相會啊,在家?或是網吧?”

“網吧,金城。”妹妹的口氣很生。“不會吧?同在一個網吧?”哥們心理一合計,趕緊站起來四周一看,全網吧只有一個女的,是個20左右的小姑娘,別說長的還真不錯,瓜子臉,大眼睛,頭發稍微的有點波浪。

“真巧,那個網吧我也經常去,老板是我哥們。”既然面試已經過關,哥們開始買弄全身招數“引妹上床”了。:)

“是嗎?那你現在不在網吧嗎?”妹妹不緊不慢的問著。

“是這樣的,今天XX有事,求我幫忙,我就沒去,回頭忙完回家可能路過那的,要不請你喝茶?”趕驢上架了。

“不用了,我從來不見網友的。”妹妹溫柔的一句把哥們滿肚子的話全憋回去了,可他的性子就是一不怕掘二不怕死的厚皮不要臉,哪能如此輕易的放過一個這麽輕純美麗的妹妹呢?

“逗你玩呢,我也從來不見網友的,只是感覺和你特有緣隨口說說的。”

“是嗎? 那你說說怎麽個有緣法?”妹妹頗有興趣的問。

“怎麽說呢?我感覺我倆之間好象沒有距離似的,總想能看到對方心理想的似的。”哥們一本正經的說。

“是嗎?那你說我現在在想什麽?”妹妹居然相信了,認真的問著,並用手拄著下巴等著他說話。

“我猜,你現在一定是托著下巴在想‘我怎麽會知道你在想什麽的,還有就是我是干什麽的呢’”。

“瞎白話,你干什麽的管我什麽事?”



“被我說中了吧,一般說別人瞎白話的就是被人說中心理的心虛表現。”哥們樂呵呵的打著字,因爲他看見那邊妹妹也在笑。

“誰說的?別自做聰明了。”妹妹還是倔強的否認著,但已經看到她對我哥們放松了戒心,可以開始加套了。

“你怎麽知道我是自做?聰明的?爲了聰明絕頂,我把頭發都剃光了。”一本正經的回答著。

“哈哈,那你可真是自做聰明了,一定很帥吧,大光頭。”不光是我,全網吧的人都聽到了她銀鈴一般的笑。笑聲中,我倆的距離也拉近了很多。

“經常上網聊天嗎?”

“不經常,偶爾吧。”妹妹這時的口氣已經暖和很多了,沒有剛才那麽冷淡了。

“是因爲不喜歡?還是太忙。”趁機問到。

“忙,沒時間。”

“那你一定是美女了,成天忙著和各位男朋友約會,連上網的時間都沒有了。”豬頭的嘴臉暴露出來,不過確實那個妹妹長的挺漂亮的。

“討厭,人家還沒男朋友呢?”真是美女,連撒嬌的時候都是那麽好看,眼波流轉的,迷死人了。

“哦?那你肯定是要求太高了吧?你看你,差不多就行了呗,找個百萬富翁就夠了,還非得找那億萬富翁啊。”忘了說了,哥們的口活可以一流的,睐起來沒完沒了,真可算得上是滿嘴跑火車了。

“你討厭呀你,我要求才不高呢,也不需要他有多錢,只要真心愛我就行了。”說著,妹妹陶醉的看著天花板,哎呀不行了,這神態太米人了,要暈到!~

“小孩呀呀的,知道什麽叫真愛?”

“你懂什麽?那是你沒遇到,總有一天會有一個真心愛我的好男人來娶我的。”

“看你那陶醉的樣,發騷了吧。”情調不錯,開始挑逗。

“要死了你,說那麽難聽,什麽發騷的,你才發騷呢?”妹妹嬌羞的回罵。

“對不起,說錯了,應該是我發騷你發浪才對。嘿嘿。”哥們不懷還意的淫笑著。

“男人都象你這樣可怎麽辦啊,難道真的是‘英雄本色’嗎?”

“是啊是啊,沒聽過男人本色,女人本性嗎?”順著竿就往上爬啊這是。

“那是什麽意思 ?”看來好象還是個雛兒,啥也不懂。

“回頭和你說,現在說了你也不懂。”該吊的時候就得吊吊胃口。

“誰說我不懂的,我都18了。”真是小孩子脾氣,一說就急著爭辯自己已成年,生怕人說她小。

“18能咋地?小毛孩子一個。”這個時候要徹底打消她的積極性,才能讓她以后言聽計從的,辦事也方便的。

“再說我還是學醫的呢,我有什麽不懂的?”小女孩子最怕別人說她小了,急著解釋。

“哦?是嗎?白衣天使?光榮啊,我最喜歡了。”

“呸,要你喜歡?也不問問人家喜不喜歡你。”話雖這麽說,但已經看出她對哥們有好感了。

“你個小丫頭呀,你當我真喜歡你呀,逗你玩罷了,要喜歡也得是那種成熟的有女人味的啊,就你?還等幾年吧。”欲擒故縱,看出她好強斗狠,要把她的豪氣給逗出來。

“誰說我不成熟的?誰說我沒女人味的?我都成年了,她們都說我身材好呢?”果然她中計了。一聽這話,再伸頭一看,果然已經發育的非常好了,大概164的身高,100多斤吧,胸部也能有34了,不過心志看來還沒成熟,一逗就急眼,好上手,呵呵

“身材好?有多好?有女人味?什麽味啊?”開始調戲上了。

“就是好,就有味。”

“你個小丫頭還挺強的,知道啥叫女人味嗎?那不是自己說的,是要男人來品嘗和評價的。”

“那你看我有嗎?”強了半天,她也沒辦法了,可憐吧吧的問我。

“那我哪知道啊,沒試過怎麽知道?”

“還得試?怎麽個試法啊,你一看就看出來了,我身材好,漂亮,成熟。”一提就是小孩子說話,幼稚的很。

“那你等我吧,下午我忙完去找你,看你到底有多成熟和女人味道。”有門,趕緊定下時間。

“幾點啊,我就在這等你嗎?”看來她也真是急于象人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了,趕緊問時間。

“一會吧,你就在那網吧等我就行。”隨后下線,坐在一旁偷看著她。

她還不知道呢,看那臉上興奮的樣子,還有點緊張,真象是一會等著要人誇他成熟一樣。在那坐著也有點坐立不安的,東瞅西看的,期待的神色一眼就能看出來。

哥們坐那喝了一瓶水,抽了半包煙,估計妹妹的耐性已經差不多了,強勁也被摩的差不多沒了,就走過去,“請問這位有女人味的妹妹,旁邊可以坐嗎?”然后就是一頓不懷好意的笑。

那女孩擡頭一看,一個180多公分的帥哥站在面前,笑眯眯的看著自己,馬上臉就紅了,“哎呀,是你啊。坐吧。”坐在旁邊,看著她的電腦,“看什麽呢?”豬頭湊了過來。

“啊,沒什麽沒什麽。”趕緊關了,可眼尖的哥們還是看到她正在看亞情的原創文學,“嘿,原來是個悶騷型的啊。”哥們心理更有脯了,不說話的看著她,看得妹妹心理沒底了,臉紅著說“我們出去走走吧。”于是結帳走人,溜達在A城的江邊,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,北方的夜總是來得特別早,這時天已經黑了,昏黃的路燈照著兩條細長的影子,拉的很長,很長。

“上去坐會吧,我家就這樓上。”有意無意的把她帶到自己家樓下,妹妹站住看了一下,停住了。

“怕什麽?我也不能吃了你,你不是成年的女人嗎?”

“誰怕你了,去就去,你咬我啊。”真是小孩,一將就受不了了,哥們竊笑著拉她上樓,進屋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“喝什麽,汽水還是可樂,小女生。”給自己拿了罐啤酒問她。

“啤酒,誰是小女生,我是大女人。”驕傲的拿過啤酒一口氣喝了半罐,斜躺在沙發上和哥們就唠了起來,邊唠邊喝,不一會,地上已經丟了7。8個啤酒了,倆人也都有些臉紅脖子粗的,妹妹也躺著放松起來,鞋也踢了,衣服也敞開了,透過敞開的衣服,可以看到很有可能是35的胸不驕傲的挺著,證明著她的發育非常的良好。

“看什麽?沒見過女人啊?”看著哥們色咪咪的眼神,妹妹色厲內荏的叫著。

“女人見過不少,可沒見過你這麽好看的小女人。”都這個時候了,哥們還在逗她。

“誰說我小了,你看我哪小?”挺起胸,沖著哥們大喊。

“真的假的?現在可打假著呢啊,別弄道具來糊弄我。”哥們淫亵的笑著。

“假的?你說我的是假的?給你看看嚇死你。”妹妹猛的一下站起來,拉開衣服,除掉了衣服的束縛,沒帶胸罩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來,白色小背心被奶頭頂的跷起兩點,哥們忍不住也站起來,面對著妹妹,伸出雙手罩在她的雙乳,妹妹悶哼了一聲,身體哆嗦了一下,撲進哥們懷里不動了。

這時誰還能忍住啊,哥們一把把她摁到沙發上,趴在她的身上吻了起來,一看就是沒經過什麽場面的,妹妹親吻的動作很生澀,笨拙的舌頭不知道該放哪,身體也不住的戰抖著,哥們開始施展他的柔情大法。

從頭發開始,雙手從上到下的撫過長發,揉過耳唇,掠過臉龐,滑過脖頸,最后雙手罩在渾圓堅挺的連個乳房上輕輕的揉捏著,聽著妹妹輕輕的喘息,早以硬的不行的雞巴也頂在妹妹的兩腿之間,妹妹懼怕的屁股后縮,躲避著雞巴的侵襲。

哥們身體湊上,吻著妹妹的嘴唇,在他技巧的親吻下,妹妹也漫漫熟了起來,也會在親吻的時候回吻哥們的熱情,舌頭也伸進嘴里不住的攪拌糾纏,雙手扶在哥們背后摸著他堅實的肌肉。

哥們趴在她身上親吻著嘴唇,一手一個的抓著一個乳房來回的揉捏,掌心頂著硬起的奶頭不住的摩擦,最后在妹妹的急噪的悶哼中把背心脫了下來,赤裸的奶子露了出來,湊過嘴去,張嘴含住一個用力的吸吮起來,另一只手托著另一個奶子從下到上的揉捏著,從奶子底部開始用力向上推,到奶頭的時候用兩個手指夾著奶頭來回的拉扯,並不時的捏動,玩的妹妹雙腿來回的搓動,用力的夾緊。

看火候差不多了,哥們一只手解開褲子,伸進妹妹的兩腿之間,褲衩已經濕的不行了,他把手伸進中間,摸到一條濕漉漉的肉縫,用手指頂著陰蒂沿著肉縫的方向上下的摸動著,妹妹恩啊的哼著,雙腿不住的夾緊打開,臉上流露著難受的表情。

哥們的手指在那摸了一會后,覺得水流的差不多了,試探性的伸進一個手指,妹妹哼了一聲,屁股往后一縮,同時哥們的手指也感覺到了一點障礙。

“原包的?”哥們第一個感覺就是她還是處女,欣喜若狂,于是更加賣力的親吻著她的奶子,嘴里含著奶頭用力的吮著,發出鑿鑿的淫穢的聲音,手指也頂著陰蒂來回的揉動,一個手指肏進穴里沿著四周刮弄著,並在她適應以后肏進穴里模仿雞巴的動作做著活塞運動,妹妹也逐漸的適應起來,身體也老實的有了反應,雙腿不時的夾緊收縮,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著哥們的玩弄。

摸了一會,妹妹實在受不了了,身體可是猛烈的抽縮,手也不老實的在哥們身上亂摸一氣,抓住早就硬的不象話的雞巴用力的套弄起來,哥們也覺得是時候了,擡起身子,把自己和妹妹的衣服全都脫光,雙腿分開的讓妹妹平躺,半趴在她的兩腿之間,伸手扶著龜頭沾了她的淫水,頂在陰蒂上來回的摩擦著,一只手抓著奶子用力的揉搓抓捏,妹妹也雙手抓緊哥們的肩膀,頭發來回的甩著,奶子左甩右晃個不停,屁股也一弓一弓的象上挺著,雞巴沾著淫水一點一點的滑進穴里,緊窄的未經開發的穴緊張的包容著巨大的肉棒,每進去一點妹妹的身體就收縮一下,抓緊肩膀的手也用力一點,最后在哥們的一聲低吼下,整條雞巴用力一頂,沖破那曾薄薄的肉膜肏到底部,妹妹疼的用力抓緊哥們的肩膀,手指甲都扣進了肉里,倆人疼的是一起大叫。

哥們緊緊的壓在她身上,雞巴整個肏在里面浸泡在淫水里,半天沒敢抽出,等妹妹稍微的有點適應后,開始慢慢的擡起屁股,抽離身體,妹妹也象丟了魂似的啊了一聲,屁股接著上挺,哥們又狠狠的坐了下來,把妹妹爽的是大叫過瘾。

很快妹妹就過了疼痛的不應期,開始主動的配合起來,雖然動作還是很生疏,但是緊窄的穴夾的哥們爽的不亦樂乎,抽肏的動作也越來越快,屁股擡起幅度也大了起來,每次抽離都象要把整個雞巴都撥出來一樣,只留在龜頭在里面,全力坐下時帶著全身的重量肏入,把妹妹干的是哭天叫地的,喊個不停,最后在一陣旋風般的沖刺后,哥們把今天的一股濃精急速的噴進她的穴里,暴雨般的精液猛烈的打在花心,倆人一起到了高潮,緊緊的擁抱在一起,回味著高潮時的米亂和不適期后的陣痛。

后來據哥們說又干了兩次,這個護士小妹簡直是浪的要命,賤的要命,把他累的實在不行,但也是爽得酣暢淋漓,連回家下樓都沒力氣。